必去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刺情 > 作品正文卷 第232章我懂你,像懂自己一样深刻<完>

作品正文卷 第232章我懂你,像懂自己一样深刻<完>

新书推荐:在生活中天晴后再次相爱吧梦回龙山红翡逃荒路上虎豹豺狼,我带闺蜜搬空库房逗鹤无度之我的那些前男友故事书屋快穿之炮灰男二被我娇养了魔恋之月圆逃荒种田:有钱有粮有大刀,你管这叫傻媳?

    全本 .,最快更新刺情最新章节!

    “治不了,”辛甘冷脸,撞开翟鑫肩膀,朝车尾走去,“小马,报122和保险没?”

    “报了。”

    辛甘回头对翟鑫说:“公了!”

    公了私了的!敢情还是老三句。

    不等对方回应,辛甘绕过人,直接坐进副驾,将车门落锁。

    翟鑫问马晋山,“你们哪家公司的?”

    马晋山老实回答:“鼎晟建筑的。”

    “鼎晟?”翟鑫要笑不笑的重复这俩字,马晋山不明所以,看着人回到车里。

    马晋山看到翟鑫坐在车里打电话,目光始终盯着他们的车,心里犯嘀咕,这哥们啥意思?想找关系让他们多赔点?

    “屹哥,忙不?”翟鑫单手扶着方向盘,盯着前车副驾。

    秦屹正在工地,李悦的车队已经提早过来帮着抢工期,目前道路摊铺很顺利。

    “还成,有事吗?”

    翟鑫心里乐,“你这么问吧,我还真有一事。”

    工程车噪音大,秦屹走到一旁,“说吧。”

    “你都不问,就答应我?”翟鑫说。

    秦屹背靠着树,用肩膀夹着手机,低头点根烟抽,“别墨迹,到底什么事。”

    “你们公司有个姓辛的吧?”

    “辛甘?”

    “呃……对,就是她。”

    秦屹吐口烟,“她怎么了?”

    “她惹着我了。”翟鑫指尖点着方向盘,从前车的后窗,能看到副驾的人越过座位与旁边的人说什么,他眯了下眼,“你们公司还缺司机不?”

    秦屹:“……”

    他以为自己听错了。

    “我去你们公司当司机,无偿的,不用开工资。”

    “鑫子,你是不是看上辛甘了?”秦屹一语点破。

    “那你帮不帮?”翟鑫也不废话。

    秦屹垂眸笑笑,“鑫子,她以前可没少帮我照顾阿妍。”

    “所以,不帮?”

    “辛甘是好姑娘,你要是……”

    “哥,”翟鑫打断秦屹,“我要是想玩,不会绕这么大弯子。”

    翟鑫虽然爱玩,但他有分寸,也明白自己想要什么。

    秦屹说:“明天八点上班。”

    翟鑫笑,“够意思。”

    第二天,辛甘在公司看到翟鑫时,眼珠子差点没瞪出来。

    “你在这干嘛?”

    翟鑫面不改色,“上班。”

    “上班?!”辛甘拧眉,“你在这上什么班?”

    “你这么惊讶,会让我误会你看到我很激动。”

    “……”废话,她何止激动,简直要刺激死了。

    她什么也没说,越过人往秦屹办公室走,俩人擦肩而过时,翟鑫突然凑近她耳边,暗哑着嗓音说:“你没跑了。”

    辛甘身子微僵,“……”

    接下来的一个月,翟鑫就如他说的一样,真没让她跑了。

    走进一个人心里,其实挺简单的,感觉对了,自然而然,可俩人一直没捅破这层窗户纸,但全公司的人都知道翟鑫猛追辛甘。

    这天秦屹有事,来不及去接苏妍,辛甘下班后去研究所接人。

    翟鑫说送她,辛甘说:“我开车了。”

    “我陪你去。”翟鑫摇着车钥匙跟在辛甘身后。

    车停在实验楼下,苏妍和杭教授从里面走出来。

    辛甘下车,坐在车里的翟鑫看到她乐成一朵花的看台阶上的人。

    “……”

    阅女无数,自然懂得女人心思。翟鑫直接推门也下车了。

    走没几步,听辛甘与杭韦琛说:

    “像你这种人啊……”

    杭韦琛看眼走来的翟鑫,并不认识,又收回眼问:“我怎么了?”

    “除了谈恋爱,我跟你没什么好谈的。”

    杭韦琛:“……”

    翟鑫:“……”

    苏妍:“……”

    最先反应过来的是翟鑫,他直接站在两人中间,拉起辛甘的手腕,对杭韦琛说:“不好意思,贱内今天出来没吃药。”

    “你才没吃药!”辛甘急眼,还甩手。

    苏妍噗嗤笑出声,一旁的杭韦琛也无奈的摇头笑笑。

    翟鑫心里一股火上来,这一个月为了追她,浑身解数都用上了,可全白搭,还当着他面撩别的男人,很伤自尊。

    他把人拉进怀里,捧着她脸低头吻住……

    辛甘双目微怔,翟鑫亲完,松开人用拇指蹭掉嘴唇上的口红,掉头就走了。

    辛甘回过神,“你大爷啊!”

    可翟鑫的车已经开走了。

    回头看看杭韦琛,他目光温和,嘴角微微勾起,“还不追,一会儿真要生气了。”

    “我追他干嘛?”辛甘嘴上这么说,可心里竟然怪怪的。

    杭韦琛说:“看看你的脸。”

    辛甘转身对着倒车镜看眼,“……”

    我去,嘴唇被他吻得水润泛红,脸也臊的跟猴屁股似得。

    她尴尬的站直,‘咳咳……’轻咳下,“嫂子,上车吧,我送你回家。”

    苏妍与杭韦琛都是旁观者,有句话说得好,当局者迷旁观者清。

    喜不喜欢,眼睛里都装着呢。

    “辛甘,你先回去吧,我有点事跟杭教授说。他会送我的。”

    辛甘看向杭韦琛,后者说:“放心,会安全送到家的。”

    杭韦琛说:“走吧。”

    俩人往停车场走,辛甘杵在原地,心里乱七八糟的,上车后,往研究所外开,可没追上翟鑫的车。

    午夜十一点,辛甘接到翟鑫电话。

    “喂?”

    翟鑫不说话,她能听到话筒里粗喘的气息声,还有风声。

    “不说我挂了。”

    “你挂吧。”

    “……”

    还真以为她不敢?

    辛甘把手机按断,下一秒电话又进来了。

    “你还真挂?!”翟鑫气结。

    “不挂干嘛?”辛甘庆幸俩人隔着手机,他看不见她现在多别扭。

    “辛甘,我什么心思,你心里早清楚,”话筒里树叶沙沙,“你对我不是没感觉,我们要不要试一下?”

    辛甘想起几个小时前的吻,脸微微发热,“试一下,是……什么意思?”

    “试婚。”

    “……”话筒里静默两秒,辛甘回:“我要考虑下。”

    “可以。”翟鑫说:“一周后,我去苏梅岛参加朋友婚礼,你同意的话,我们一起去。”

    “我考虑考虑。”

    说完,辛甘挂断电话。

    ……

    10月18日,苏妍怀孕八个月三周,肚子圆得蛮凶的,上下楼时,看不到脚下的台阶。

    秦屹听到楼梯的脚步声,赶紧放下碗,去楼梯上接人。

    “慢点,”他握着她的手,慢慢往下退。

    月份大了,睡觉只能两侧躺,每天睡起来胯骨压得疼。

    秦屹看她走路慢,“又疼了?”

    苏妍点点头,“有点。”

    把人扶到餐桌旁,他单膝跪地,用温热的掌心帮她轻揉着,“好点没?”

    “好些了。”

    秦屹摸着苏妍的肚子,“小子,你乖点,少折腾你妈。”

    苏妍笑笑,“吃饭吧。”

    秦屹站起来去给苏妍盛粥,自七个月后,她早饭就喜欢吃这口,粥、小咸菜再来个煎蛋。

    吃饭的时候,秦屹用筷子,交叉一划,煎蛋被分成几小块,他把盘子推过去,“要不你别上班了,我能养得起你。”

    苏妍夹起一块煎蛋,放进嘴里,秦屹煎的鸡蛋焦嫩焦嫩的,口感特别好。

    “又不说话,”秦屹喟叹声,“行吧,知道你爱这行,上就上吧,你自己注意身体。”

    苏妍眉眼一弯,“好,我知道了。”

    秦屹盯着她,后者不好意思的笑笑。

    “想回答的就说,不想回答的就笑,谁教你这招的?”秦屹把自己盘子里的煎蛋也分成小份,推她面前,“多吃点。”

    苏妍夹起秦屹盘子里的煎蛋,“没人教,你宠的。”

    “……”秦屹没抬头,挑眉看她,“呵……行啊!嘴皮子越来越溜了。”

    他笑起来特别好看,还有一股痞劲,苏妍喜欢看秦屹笑。

    “我会注意的。”苏妍舀起一口粥喝下。

    送苏妍到研究所,秦屹看着她走进去才放心离开。

    秦屹到公司时,路过辛甘的办公室,一走一过的功夫,看她人对着电脑发呆。

    他退回去,敲敲门板,里面的人‘元神归位’,问秦屹:“有事?”

    秦屹审时度势的打量她,“是热恋呢,还是失恋了?”

    辛甘:“……”

    “老板,你在咒我吗?”

    秦屹了然的表情,“热恋中,挺好,翟鑫人不错。”

    说完,秦屹走了。

    “哎?我没说我跟他……”辛甘喊道半路停下,这不此地无银三百两嘛!

    翟鑫已经六天没来了,也六天没联系她了,这是真给她足够的时间和空间考虑了,可约定时间在即,她心却毛躁的很。

    辛甘两手往脸上一拍,啪一声,啊……疼!

    专心工作,专心工作!

    她在心里不停对自己说。

    下一秒,她起身去了秦屹办公室,敲开门进去。说:

    “屹哥,我明天想请假。”

    秦屹没抬头,问也没问,

    “准了。”

    这么痛快?辛甘觉得自己好像被套路了。可有时候,为了幸福,他套路的即使再拙劣,你也心甘情愿的跳进去。

    ……

    研究所

    苏妍从林主任办公室出来,刚递交一份临床前的申请报告,走没两步,小腹突然抽疼下。

    她一把扶住墙,“唔……”嘴里发出闷闷一声痛呼。

    还没到预产期,苏妍没想过孩子会来的这么快。

    宫缩在加剧,她扶着墙往实验室走。

    杭韦琛正在显微镜下观察药物的作用,不已经一抬头,看到玻璃墙外,苏妍痛苦的表情往回走。

    他赶紧把口罩一摘,起身往外走。

    一出安全门,杭韦琛直奔苏妍过去,“怎么了?”

    苏妍倚着墙,大口哈气,“我,我可能要生了。”

    “还没到预产期,”这是杭韦琛第一个想到的问题。

    苏妍拧着眉,越来越痛苦,“我羊水破了,快叫救护车,嗯……“

    她咬着下唇,闷叫。

    杭韦琛一手扶着人,另手忙拿出手机拨打电话,又联系了秦屹,他叫来同事帮着扶苏妍坐下,苏妍裤子已经湿了,杭韦琛跑回自己的休息室,拿条毯子回来,盖在苏妍身上。

    他安抚着,“没事,救护车马上就到了,秦屹也往这来呢。”

    苏妍虚弱的点点头,额头泛起一层细密的汗。

    宫缩过去后,苏妍没那么疼了,对杭韦琛说:“谢谢你,不好意思,弄脏你毯子了。”

    杭韦琛说没事,此时的他更多的是担忧,没到预产期羊水就破了,这并不是好事。

    “你别说话了,保存体力。”

    想起什么,他回到办公桌,拉开抽屉,将里面一盒巧克力拿着。

    他来到苏妍身边,撕开一颗包装,“吃一颗。”

    苏妍脸色寡淡,“谢谢。”她拿起糖纸里的巧克力,放进嘴里。

    救护车赶到,将苏妍抬上救护车,杭韦琛和另外几名同事一同陪着去医院。

    路上,杭韦琛给秦屹打电话,“你别来研究所,直接去医院。”

    “好。”秦屹调转车头。

    等赶到医院时,救护车也刚到,秦屹跳下车,直奔人去。

    苏妍被抬下来时,脸色苍白,满头大汗,时不时痛苦的呜咽,秦屹一把攥住她手,“阿妍,我来了。”

    听到秦屹的声音,苏妍惶恐不安的心终于得到一丝慰藉。

    担架车一路绿色通道,苏妍进入待产室,医生开始帮她做检查。

    秦屹办理入院相关手续,孩子的东西都放在家里,他联系李悦帮回家取来。

    经过检查,孩子不足月,苏妍为胎盘早剥,胎儿呈臀位,不足够自然分娩的条件。

    医生拿着通知单出来,将苏妍的情况说明下,让秦屹看下剖腹产同意书,尽快决定后签字。

    “产妇很危险,伴有出血现象,你快点决定。”

    秦屹这辈子手只抖过两次,第一次是十五岁那年,第二次就是现在。

    “签不签,时间不等人。”医生声音焦急。

    秦屹拿起笔,用牙咬下笔帽,在家属签字一栏,果断签字。

    “再去交一万押金。”医生说。

    秦屹说好,杭韦琛过来,“我去吧。”

    秦屹回头,“谢谢。”他从兜里拿出卡交到杭韦琛手里,“密码是阿妍生日。”

    “嗯。”杭韦琛离开。

    秦屹站在手术室门口,望眼欲穿,他狠狠攥着拳头,指关节泛白。他在心里一遍遍念着,阿妍,你一定要平安。

    医生去而复返,神色较之前凝重。

    又拿出几张纸递给秦屹,“现在产妇大出血,今天有个大客车死伤不少人,医院血库里的AB型血已经没了,我们正在联系血库调血。情况紧急,优先保谁你决定下。”

    “……”扯什么淡,这种情景他只在电视剧里看过,现在让他选。

    “产妇家属,快点决定。”医生催促。

    秦屹大脑空白几秒,心疼的说不出话。

    “家属,想好没?”医生再次催道。

    秦屹抹把脸,“保我老婆,保我老婆!”

    最后这遍,他说的格外坚定。

    “签字吧。”医生说。

    秦屹把纸按在墙上,签字时,眼圈红了。

    医生刚要关门,秦屹一把握住门把手,“医生,尽可能两个都保住。”

    “放心,我们会尽力。”

    说完,门关上。

    秦屹站在手术室门口,他不知道里面的人在他决定保大时,却拉住麻醉师的手,“医生,保小,保……”最后一个字还没说出口,便闭上眼了。

    时间在这一刻,成了碾子,秦屹被一遍遍碾压,又疼又闷还有些麻木。

    杭韦琛回来,将收费单据和银行卡交给秦屹,“给,交好了。”

    秦屹接过,点点头。

    “怎么了?”杭韦琛看出他不对劲。

    秦屹摆摆手,“没事。”

    他靠着手术室的门蹲下,双臂搭在膝盖上,手自然垂下,头低低的垂在胸口,等李悦和菜语赶过来,把需要的东西交给秦屹,他握着一件孩子的小衣服沉默不语。

    杭韦琛去问了医院内部的人,知道苏妍的情况现在很危险,李悦听杭韦琛一说,终于明白了怎么回事了。菜语闻言,担心的差点急哭了。

    一个小时,两个小时……

    秦屹从没觉得时间过得这么慢,简直要把他折磨死了。

    手术室的门开了,秦屹猛地抬头,看到护士怀里抱着孩子喊:“苏妍家属,苏妍家属,来接孩子。”

    秦屹有点懵,“……”

    “苏妍家属?”

    菜语指着秦屹,帮他应,“他,他是苏妍的丈夫。”

    护士说:“恭喜你,男孩。”

    “屹哥,接孩子啊!”菜语赶紧过来推他,“你想什么呢!”

    秦屹突然意识到什么,蹭一下站起来,几步走过来,“我老婆呢?”

    “孩子接了。”护士把怀里的孩子往秦屹怀里送了送。

    “我老婆呢?”秦屹只问这一句,眼睛越来越红。

    “产妇还得等一会儿,在里面缝合。”护士说,“快把孩子抱了。”

    秦屹破涕而笑,“我老婆没事,是吗?”

    “没事了。”

    秦屹接过护士手里的孩子,低头看,其他人也围过来,粉白、粉白的小脸,看着特软萌。

    “呀,屹哥,这孩子长得像嫂子。”菜语笑着说。

    李悦也说:“是啊,冷不丁一眼,还有点像屹哥。”

    杭韦琛垂眸看着,眼睛里的光柔软无比。

    秦屹抱孩子的姿势有点别扭,小心翼翼,又怕太过用力伤着他。

    将怀里的孩子凑近,用额头轻轻碰下孩子的额头,鼻子发酸,眼睛里热热的。

    秦屹回头,“菜语,你先把孩子抱病房去,我在这等苏妍。”

    “好。”菜语有经验,抱着孩子和李悦一起去病房。

    病房门口剩下秦屹和杭韦琛,杭韦琛拍拍他肩膀,“没事了,别担心。”

    秦屹点点头,“嗯。”又说一声,“谢谢你。”

    杭韦琛淡笑下,“应该的。”

    ……

    苏妍醒来时,凌晨两点,秦屹一直坐在床边守着她。

    “醒了?”他小声说。

    苏妍唇色很淡,脸色也泛白,虚弱的很。

    她嗯一声,眼睛开始在房间里四处找。

    “他睡着呢。”秦屹懂她找什么。

    苏妍眼里的光亮了下,她看着秦屹,“男孩,还是女孩?”

    秦屹站起来,坐在她身边,双臂撑着枕头两侧,在她唇上亲口。

    “咱家又多个男人保护你了。”

    苏妍笑了,“我想看看他。”

    秦屹说好。

    他把孩子抱过来,借着床头灯的光看,苏妍侧着头看睡得酣甜的孩子。

    “真好。”苏妍话刚出口,眼泪就掉下来了。

    “别哭,别哭,”秦屹赶紧把孩子放回小床上,拿纸巾给她擦眼泪,“刚生完孩子,在月子里把眼睛哭坏了怎么办。”

    苏妍嘴上说不哭,可眼泪止不住的流。

    秦屹实在没招了,低头吻住苏妍的唇。

    事实证明,这招很管用。

    苏妍不哭了。

    秦屹放开她唇,俩人对视着,眼睛里只有彼此,呼吸交缠,此时不用说一个字,他们都明白对方心里想什么。

    他还以为会失去她。

    她以为会见不到他。

    “阿妍,”他叫她一声,低头又亲她一下。

    这次,仅仅是单纯的吻,没有深入,却是一个饱含深情的吻。

    苏妍弯着唇,“秦屹,”

    她伸手搂住他。

    夜色、灯下,他们紧紧相拥。

    幸而,我们彼此拥有,没有离弃。

    徐志摩说过,我懂你,像懂自己一样深刻。

    在爱与被爱之间,我懂你的负累,懂你的苦衷,与你心灵相通,感同身受,我懂你对我的真诚,我珍惜你对我的感情。也庆幸在这世上,有一个人,懂你的言外之意,懂你的欲言又止,懂你的强颜欢笑,更懂你的欲罢不能。

    爱到深处是无言,情到浓时是陪伴。

    孟娴静的判决下来了,死刑并剥夺政治权利终身。

    她只提出一个要求,想见见秦屹。

    秦屹却拒绝了。

    不过带去一句话给她:“别想过去了,再见。”

    一句再见,就是再也不见。

    孟娴静甚至不相信,她疯了般的去拉狱警,大喊着:“不可能,他不可能不见我……”

    ……

    秦厚远二十七个月时,苏妍得到一次保送出国的机会,给她机会的人是杭韦琛。

    杭韦琛先找秦屹谈的,将苏妍目前的情况和未来的发展空间详细说明,他很希望秦屹能支持苏妍出国深造,她在制药领域是少有的人才,而有才华的人,不该被埋没。

    但苏妍现在有了孩子,杭韦琛清楚孩子将成她最大的牵挂,也考虑秦屹会不允许她出国。

    两个男人在一间咖啡店谈的,借着咖啡店的光,秦屹看对面的杭韦琛。

    “你还喜欢她。”秦屹语气肯定。

    杭韦琛摩挲着咖啡杯,但笑不语。

    咖啡店里放着《fish-in-the-pool》。

    须臾,打破沉默的是杭韦琛,他直视秦屹的眼睛,我喜欢她,“我希望她更好。”

    “所以,你要带着我老婆去美国三年?”

    “是的。”杭韦琛陈恳回答,又反问:“你对你们感情不自信?”

    秦屹翘下一边唇角。

    “还是对你不自信。”

    “……”秦屹拿起咖啡,慢慢喝口,又放下。

    “激将法对我没用,”秦屹笑得自信而狡黠,“她这辈子遇到我,爱不上别人了。”

    秦屹没有阻拦,而是让苏妍放心大胆的去做喜欢的事,厚远由秦屹带在国内,他会经常带孩子过去看苏妍。

    临上飞机前一晚,苏妍把厚远哄睡了,刚出儿童房,被秦屹从后面抱住,他手摸进睡衣里,贴着她耳后说:“明天就走了,今晚你好好伺候哥一宿。”

    “你……”苏妍脸红发烫,往卧室走。

    “阿妍,”秦屹叫住她。

    苏妍回身,俩人站在卧室的门口,秦屹看着画面似曾相似。

    他轻推她肩膀,苏妍向后退,就如他们第一次时,苏妍被推倒在牀上。

    秦屹站在床尾,清黑的眼盯着人,苏妍似被施了定身咒,僵在那,她看着他右手伸到背后一拉,睡衣脱下。

    结实的上身染着皓月的冷色调,他人在光影间穿过,贲张的肌肉刚毅而野性,白色CK的边缘拉住苏妍的视线,她心跳加快,越来越热。

    秦屹握住她脚踝,拉到肋下,俩人的刺青是一对。

    他居高令下的问:“想不想要?”

    苏妍刚要踹他,被秦屹识破,他低头轻轻吻她的刺青。

    “……”浑身如触电般的从脚踝一直蔓延至全身。

    秦屹重新覆在她身上,与她对视。

    “阿妍,如果我们在一起,没有把你变成更好的自己,那么很遗憾,你选错我了。”

    苏妍圈住秦屹的脖颈,“你是想印证我没错?”

    “我是想印证我选的对。”

    昏暗的房间,她笑着吻着,他也如此。

    第二天,秦屹抱着厚远去送的,苏妍抱着厚远眼圈红红的,眼泪跟断了线的珠子直往外掉。

    看着苏妍和杭韦琛走进登机口,秦屹心里五味陈杂,他笑着握住厚远的小手挥别,却对厚远说:

    “小子,月底咱们就去看你妈!”

    

本文网址:http://www.ibiquw.com/book/82827/35682076.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m.ibiquw.com/book/82827/35682076.html 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热门小说:我的高冷女总裁我有一座恐怖屋万古第一剑天道美人黑化警告神医凰后王者之无敌逆天外挂叶辰萧初然九星霸体诀斗罗大陆之神圣龙斗罗云若月楚玄辰